• 保定人才网求职招聘首选平台
  • 设置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 |
  • 为何高学历女性就业总面临两难选择

    • 作者:未知 更新时间:2012-08-30 09:19:18 来源:互联网
    • 【字号: 】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04次 【我要评论】 【我要打印
    文章概况: 尽管招聘会提供的岗位还算理想,但现场受访的女大学生们忧虑的焦点,明显不在岗位本身,而在入职之后升职可能面临的困境。
    “一个萝卜一个坑,填坑要趁早。”通讯行业的一位女性部门负责人说,她们单位很多科局级女性干部,生完孩子回来,位子没了,再竞聘,只能选择更冷门的岗位。

      最新发布的“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贵州省主要数据报告”显示:贵州女性“在单位担任主要领导或负责人”、“年平均收入”两项指标,分别低于贵州男性10。4和4。4个百分点。与之相关的另一项数据是,超过三分之一的贵州女性生育最后一个孩子时,产期收入远低于产前。

      对于高学历女性而言,结婚生子必然造就长达三五年的职业空窗期,从而使得用人单位在招人时也顾虑重重。

      要孩子还是要事业——在女性专场招聘会上,这依然是新时期女大学生们面临的困惑。

      现状:起点相同,跑道不同

      “因性别在就业时被拒绝多少次?”

      “‘N+1’次啦!”杨曼点开求职邮箱,一一列举曾遭遇的隐形就业歧视。

      杨曼毕业于武汉大学历史系,早在去年研三上学期刚开始找工作时,她就发现,自己的就业预期和实际的职场需求差得离谱——“就连办公室文员,不少单位都倾向于男生。”

      在应聘一家重工国企的宣传员时,招聘方在三番五次变卦后,明确告诉她,由于需要喝酒及长期出差,这份工作“实际上不招女生,只是没在招聘启事上明示罢了”。

      原计划三个月内把自己“推销”出去,最终硬是拖至将毕业,杨曼才敲定贵阳的一家传媒集团。

      即便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,杨曼所踏进的跑道也和男生们完全不同。

      来自“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报告”的数据显示,在妇女地位提升的大背景下,高层人才所在单位,针对女性的歧视却依旧广泛存在——超1/5高层人才单位领导班子成员中没有女性,而一把手是男性的单位比例更是高达80。5%。

      “我们不看性别,只看能力。”参加女性专场招聘会的王琦说。王琦是国内一家大型宽带运营商的副总,其所在单位核心领导层有三位女性,分管财务、行政、人力资源。

      王琦的女同事们得以任职的三种高层岗位类别,正好集中了职场女性为数不多的晋升通道的典型特点——“稳定、低风险、不吃青春饭、产期不影响工作”。

      王琦显然未意识到这一点。他依旧认为自己所处行业除了户外工程技术性岗位之外,并不存在性别歧视一说。而实际上,通信、银行、IT等高负荷高技术含量高收入的现代“三高行业”,女性晋升尤其困难。

      调查显示,超十分之三的“三高”单位,存在“同等条件下男性晋升比女性快”的情况。

      也就是说,与针对基础岗位的传统性别歧视概念不同,职场中的高学历女性近年反而成了重点“受灾者”。

      对策:先孕后工作,“曲线救国”

      贵州省人才市场市场部部长鄢光卫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现象。

      鄢光卫分析,对于服务业、零售业等“一学就会”的基础岗位而言,企业人力资源培训成本几乎为零,流动性较小的女性就业反而占优势。

      但是,对和杨曼一样的高学历女性而言,结婚生子必然造就长达三五年的职业空窗期,从而使得用人单位在招人时顾虑重重。

      “好不容易培训成熟手,马上就要生小孩,谁受得了?”鄢光卫说,据此,人才市场原本打算举办省内首场专门针对女性高校毕业生的招聘会。不过,专为女性提供岗位的单位实在难找,最终招聘会主题定为“高校离校未就业毕业生暨女性专场”。

      8月23号,102家企业参加了女性专场招聘会,共提供2000多个就业岗位。

      尽管招聘会提供的岗位还算理想,但现场受访的女大学生们忧虑的焦点,明显不在岗位本身,而在入职之后升职可能面临的困境。

      “一个萝卜一个坑,填坑要趁早。”通讯行业29岁的女性科局级干部生完孩子回来,位子没了,再竞聘,只能选择更冷门的岗位——这样的职场故事,似乎每人都听前辈说过一两个。

      重压之下,女生们开始考虑曲线救国。先怀孕后工作,由此成为最实际的选择。

      “几乎每年都有一个怀孕的。”在贵州一所高校法学院任职的王玲说,为规避隐形就业歧视,自七年前教育部解除大学生“结婚禁令”后,自己所带的女性研究生“先孕后工作”渐成趋势。

      一名成绩优秀的女生在上学期间未怀孕,但毕业后选择去了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当选调生。刚到职,女生即迅速结婚生子。她告诉王玲,这叫职业生涯缓冲期,待两年后,小孩进幼儿园了,一切从零开始,重新规划“再战职场”。

      延伸:她们失去的,她们得到的

      在孕期能获得像王玲一样被导师理解的女性研究生,还算幸运。更多的孕期女生,面临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煎熬。在功课繁重的理工科学院,这种压力尤重。

      王玲的外甥女宋晶晶,刚从贵州省一所医学院制药专业毕业。作为医学研究生,每天要和大量的医药试剂打交道,怀孕和学业几乎不可能同期进行。

      “你要生小孩,我岂不是没时间陪我的小孩了?”宋晶晶曾亲眼目睹同专业的一位学姐在孕期因为完不成实验,被导师当面斥责。最后,那名女生被迫休学一年。

      毕业之后,宋晶晶所去的岗位依旧离不开医学试剂和实验。她也一度想过和男朋友当“丁克一族”:“不生小孩,就当职场女强人”。

      可是,舅妈王玲的故事,又让她犹豫了。

      经过多年艰难的摇摆,王玲终于将两种价值观合二为一:“可以说,儿子就是我现阶段最重要的事业。”

      从中国一所著名的政法大学法学院毕业时,王玲从未想过有一天,自己会纠结于这个古老的命题——要家庭还是要事业。

      王玲毕业那一年,大学扩招尚未开始,针对高学历女性的隐性歧视相对还没那么严重,她入职倒也很顺利,上升也很快。拿到名校毕业证的那一天,王玲就想,十年内,依自己的努力和天分,应该能成为贵州省内知名的律师。

      “七年前,我就是副教授了。不过,当年和我同一起点的男老师现在都是教授了。”王玲说,自己的事业瓶颈期和产期几乎同时降临。

      她放弃了出国进修的机会,放弃了读研充电的机会,放弃了到名校任客座讲师镀金的机会,甚至,她放弃了自己毕业时“十年内奋斗成为名律师”的机会。前述调查报告亦显示,全国近1/5在业母亲和王玲一样,“有时”或“经常”为了家庭放弃个人发展机会。

      不能接任何案子又疏于进修,在儿子成人之前,王玲将同时失去业界和学界的资源。也曾经有同学嘲笑她——“以前的小侠女简直成了家庭妇女!”她已不在乎。

      “我不是超人!”王玲曾尝试带着儿子去北京进修一年,结果整个人疲惫得差点散架。

      现在,王玲试着让自己放松下来。前段时间,她竟然迷上了热播家庭剧《夫妻那些事》。“比起最后才醒悟的陈数,我还不算晚!”

      她特意将任课时间表和儿子的各类活动时间紧紧咬死,一旦排定,谁也改不了。系内的男教师也都“明事理”,主动给她让路。

      “要有自己的时间,不能只为儿子和事业活。”王玲说,纠结多年后,自己算是找到第三种生活状态,在兼顾家庭和事业之外,“也为自己活一把”。

      这算是这个古老问题的终极答案么?对宋晶晶而言,舅妈的生活状态固然令人羡慕,但平衡木上最适合自己的那个点,总归要靠自己摸索才好。

  • 本文关键词:高学历 女性 就业 
  • 保定市人才市场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  1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  2、如本网所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著作权或版权拥有机构致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在第一时间处理妥当。如有侵犯您的名誉权或其他权利,亦请及时通知本网。本网在审慎确认后,将即刻予以删除。
    3、本网原创文章未经本网允许,私自转载者本网保留追究其版权责任的权利,转载请注明来源保定市人才市场网http://www.bdrc.net。
  • 上一篇:保定人才网:勿让高福利诱惑成为职场“绊脚石”
  • 下一篇: 职场风声:你常常忽略的工作附加值
  • 发表评论
  • 登录名: 密 码: 匿名发表(无需登录)
  • 发表评论须知:
  • 一、所发文章必须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;
  • 二、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、公司介绍、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;
  • 三、严禁恶意重复发帖;
  • 四、严禁对个人、实体、民族、国家等进行漫骂、污蔑、诽谤。
  • 图片资讯